上一版  下一版

第A5版:江东校园作家文学大赛

上一篇  下一篇

老师?机器人?


    梅若云 马鞍山二中高二(3)班

    【楔子】

    “哎哟,累死我了!”我瘫在座位上,面前是堆积成山的复习资料和试卷,“这个死老头,每天都布置这么多作业,我猴年马月才能写完啊,真烦!”

    同桌转过头对我说:“其实我觉得我们班主任人挺好的,每天都要面对一堆爱捣乱的学生,人又上了岁数,多辛苦啊。你还是赶紧写卷子吧,不然他又要说你了。”

    “不写不写,我倒要看看那个老头儿能把我怎么样!”我赌气说完,就合上眼,开始了与周公的约会。

    可惜的是,这一次,我并没有遇到周公,而是遇到了……

    【一】

    公元3035年,人类已经踏入高科技新时代,智能机器逐渐渗透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刚从上一堂课的困倦中醒来,就看到老师在黑板上写下四个大字:最后一课。

    “同学们,今天是我为你们上的最后一堂课,明天,新的老师就要来了,”白发苍苍的老教师脸上写满了不舍,“他懂得很多,你们一定要好好听课,不懂就问,多做题,考试要细心……”

    “行了行了,王老师,天天唠叨,我们耳朵都起茧了。”我掏掏耳朵,在底下大喊,“您还是赶紧回家颐养天年吧。”

    奇怪,老师这一次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对我进行“紧箍咒”式的说教。他的身体微微颤抖,像是用尽了力量,只有扶着拐杖才能不让自己倒下。他看上去有些颓唐,又有些忧心忡忡。

    “放学了,你们走吧。”

    同学们欢呼起来,纷纷飞奔出教室。短短几分钟,教室里只剩下老教师一个人。傍晚的夕阳洒下余晖,为老教师镶上了一层金边。灰尘在光影里飞舞,竟有一种轻灵的美丽。老教师伸出手,想要触碰天边久违的晚霞,他又忽然想起,这晚霞,也不过是机器制作的产物。他叹了口气,站起身,颤颤巍巍地离开了教室,离开了那曾洒下无数汗水的三尺讲台。

    【二】

    第二天早晨,我们刚到教室,就看到一台高大冰冷的机器人站在那里,外壳上泛着金属的光泽。“嘀——”他启动了,“同学们,早上好,我是你们的机器人老师,T-01。”

    新老师居然是机器人!?这也太酷了吧!不过,这个新老师好不好用,总得试过才知道。我翻出昨晚没有解出的数学题,递给机器人:“老师,您能帮我看看这道题怎么解吗?”

    “好的。扫描中……”机器人的眼睛里发出红光,把我的题目扫视了一遍。

    “已找到答案。这道题需要添加辅助线……还有与之相同的题型三种,已发送至该学生的个人终端,请查收。”他的机械音此刻在我看来,竟然那么的动听。同学们也产生了兴趣,把机器人老师团团围住,“老师,能讲讲这个知识点吗?”“老师这个字有什么用途……”机器人老师上任第一天,就让同学们燃起了前所未有的学习热情。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机器人老师的帮助下,我们班的成绩竟然慢慢好了起来。然而,就在一切都向着完美方向发展的时候,一件事发生了。【三】

    “哐当!”教室里响起桌椅翻倒的声音。

    “你凭什么骂我?”是阿信,他的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

    “我骂你怎么了?你就是个野孩子!没爹没妈的野孩子!”

    “你!”

    “怎么,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砰!”瘦小的阿信一拳打在了高大的阿雄脸上。

    “你竟敢打我?我告诉老师去!”阿雄捂着脸走了。

    “同学们,请让一让。”机器人老师来了,然而,他说的话却出乎意料,“阿信同学,刚才阿雄同学向我汇报,你居然恶意伤害他,对此,我需要你写一份检讨交给我,并向他道歉。”冷冰冰的语气平时最让我们信服,此刻却让人心里发凉。

    “什么?不,老师,是他先……”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请把检讨尽快交上来,否则将对你进行处分。”机器人老师转身就走。阿雄见此,忍不住得意洋洋地朝阿信做了个鬼脸。

    “老师!”阿信突然喊道。

    “还有什么……”“哐!”一个书包砸在了机器人老师头上。

    “你竟然如此不分是非,那也不配当老师!”阿信抬起头,不服气地看着他。

    “嘀嘀,嘀嘀,检测到有人恶意攻击,开启防御模式——”机械音再次响起,机器人老师竟突然向阿信冲了过去,扬起手臂,眼看就要砸下去。【四】

    “不要啊!”我尖叫着醒来,梦里的一切都如此清晰。

    “张同学,你干吗?课堂上大吼大叫的。”我抬头,看到的是熟悉的班主任的脸。我突然说不出话来,眼睛酸涩难忍,就这么落下泪来。

    “我还没讲你呢,你怎么就哭了啊?”班主任显然毫无防备,一时间慌了手脚。

    “老师我错了!从今天起我一定一定好好听课认真写作业,再也不睡觉了!”我语速飞快,打机关枪一样说了一大段话。

    老师一下子笑了出来:“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没关系,你一直是老师心里的好孩子啊。”我头一次认真打量面前的班主任,平时总喊他“老头儿”,其实他并不老,甚至还挺帅。

    “好了,坐下吧,我们继续上课。”老师拍了拍我的肩,走回讲台。

    “同学们,这道题需要添加辅助线,在这里……其实很简单对不对?还有相同的题型,我们再来看一看……”黑板上是密密麻麻的解题步骤,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上面,有一种特别的美丽。阳光下的灰尘,像是顽皮的精灵,翻转,腾跃,永不停歇。

    我忍不住扬起嘴角,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写下——

    “果然,机器人老师什么的,还是让它停留在梦里吧。能有真情实感、喜怒哀乐的人类老师,才是我最喜欢的。”

    “老头儿,谢谢啦。”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