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5版:江东校园作家文学大赛

下一篇

醉卧沙场君莫笑


    张馨月 红星中学高二(4)班指导老师:桂芳

    彼时,一鲜衣怒马少年郎,力能扛鼎,才气过人,俯仰之间,恍若天地皆为之所动。

    漳河之岸,是他威震四方的喝令声。沉船,破斧,烧庐,持粮。此起彼伏的敲击声,震醒了将士们的誓死之魄,震散了将士们的畏惧之心。多久没有这样痛快一战了,抛下了一切杂念,拥有的只有一把屠刀。

    杀吧,战吧,溅起的鲜血铺就了你们唯一的道路,你们斩杀掉的是这腐朽的秦,你们挥起的是明天的楚。

    他站在军队的最前方,鲜血染红了他的战甲。他的背后,是个个以一敌十的楚战士,他的脚下,是秦的头颅。

    胜利属于这些死士,而他,亲自燃起了死士之魂。

    是佛,亦是魔。

    鸿门宴上,一失足成千古恨,面前这位唯唯诺诺俯首称臣的家伙,何时值得自己如此防备,只能以刺杀来取胜?

    这一世,他活得太光明磊落,他不屑动用这种小伎俩。

    可他万万不知楚汉这一盘棋上,他的这一步走动,把自己推向了万劫不复。

    人为鱼肉,我为刀俎。

    可那龙鱼最终折断了宝刀。

    剑折沙尽血洗风,七载成败转头空。

    垓下之夜,四面楚歌。

    铁血男儿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叫故乡。你是否想起了那片土地,杨柳岸,晓风残月。

    他的嗓子早已在常年的征战中变得嘶哑低沉,但他仍要饮酒悲歌。他唱:“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此时的他,不是孤身一人,美人名虞,常幸从。

    虞姬之于项羽,恰如王朝云之于苏轼。作为一个女人,她明白此时该做什么,她亦明白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美人轻轻和之,她陪着他流泪,陪着他感伤。

    陪着他,直到有一天她无法陪他了。她便悄悄离开。

    乌江河畔。

    他笑了,且是大笑:“天之亡我,我何渡为!”

    发丝凌乱,战甲残破,那把斩落千万头颅的宝刀,也已经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曾经一同征战杀敌的兄弟,他们满身鲜血,而这一次,鲜血不属于敌人,属于他们自己。

    此时的他,不过是个落魄霸王,而不远处的这位曾经的小小亭长,要称王了。

    他恍惚间想起了少时同项梁共渡浙江观始皇,“彼可取而代也。”他狂傲了一生,却终是输给了狂傲。

    他的心,随着沉寂下来,目光平静地扫过站在他面前的每一个人,这些人,昨天他还在不屑一顾,今天,他就要死在他们脚下了。

    不甘心吗?有何不甘,他们会记住那个的西楚霸王,唯一不甘的,便是没将这大地号楚,没能给得了百姓一个盛世。

    不过对面的那人,他能与我斗争颇久,想也非凡人了。

    虞姬,我来见你了。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