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4版:天门山

下一篇
往事如风

母亲的灶台


    ●吴嘉

    每个母亲都有属于自己的战场,家,是她一生为之奋斗的地方。我的母亲识字不多,但为了丈夫儿女,她一生大多数的时光都是在围着灶台转。

    小时候,我家的厨房在堂屋。那是一个双孔的土灶台,很矮很小巧。那时我只有五岁,父亲在县城工作,母亲在家里带着我和妹妹,照顾生病的祖奶奶。祖奶奶一直躺在床。每天早上,母亲早早地起床,烧水煮饭炒菜煮猪食。吃早饭前,母亲总会打些温水在小木盆里,让我端给祖奶奶洗脸。然后,母亲又会先给祖奶奶送上酥软可口的饭菜,放到她床前的藤椅上。母亲示范了几次后,便由我把饭菜端到祖奶奶床前。祖奶奶见了,满脸的笑容,那纵横的沟壑呀,像极了晒开壳的茶子。

    随着弟妹相继出生。父亲自己动手在隔壁巷子里搭了个厨房,砌了一口大灶。厨房和灶台都是用土砖垒成的。由于父亲操作不熟练,砖与砖之间的缝隙很大。遇风漏风,遇火漏烟。一到起风的日子里,厨房便浓烟滚滚。每次总把炒菜的母亲呛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平常父亲不在家,我们几个大孩子要上学。因此,母亲总是一人在这四处漏风的灶台里为我们准备可口的饭菜,却从未有过怨言。记得有一次我放学回来,母亲还没有炒熟菜,我便帮忙烧火,好天刚好有风,我随手挟起一团又大又厚的草往灶膛里一塞,灶里的火便被熄灭,瞬间化作烟雾翻滚。厨房里很快弥漫着浓烟,炒菜的母亲顿时被呛得咳嗽连连,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尽管如此,母亲也没骂我。她快速地翻炒几下菜,往锅里放水、加盐再盖锅盖,然后迅速冲到灶下让我出去透气,拿起火钳腾空被我塞满的灶膛。很快,火苗上来了,烟雾变淡了,厨房重见天日了。

    后来,父母在县城买了一幢小楼房。面积虽不大,却有一间漂亮宽敞的厨房。厨房里有个靠墙而建的贴了瓷砖的灶台。灶台由一孔蜂窝灶、一孔大锅灶、一个洗手池组成。灶台左边有一个两层的木质碗柜,右边是宽大明亮的窗户,上方有个小气窗。厨房虽然只有八九平方,但给人感觉就是不一样。母亲因为这厨房便爱上了这幢楼房。母亲在这个宽敞明亮的厨房里心情愉悦地为我们准备一天三餐的美食。厨房每天被母亲打理得干干净净,感觉像一个小小的天堂。

    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家里改用煤气灶。母亲再也不用担心煤烧光而半夜起来换煤,也不要拖着板车到煤厂买煤,再也不要因处理煤渣每天走很远。但是,生活越来越好,母亲却越来越衰老。看着母亲日渐老去的容颜,我情愿回到过去在漏风的厨房里,跟母亲一起烧柴火挨呛的旧时光。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