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4版:天门山

上一篇  下一篇
往事如风

狗尾草惊艳的时光


    ●陈会婷

    去公园晨练,看到一蓬一蓬高高的绿草丛,长着许多细细尖尖的叶子,叶片中间有一蓬向天空伸展的草茎,草茎柔韧而又修长,它的头顶竖着一穗蓬松的茸毛,如一湾浅月。我心里不觉一惊,它多像长在乡间的狗尾草啊。

    儿时的记忆中,毛茸茸的狗尾草深深地扎根在田野路旁,在微凉的清晨,叶子上顶着晶莹的露珠,像珍珠,像宝石,像眨着眼睛的星星,闪着熠熠的光芒。

    小时候,因为有了弟弟,我只能跟着奶奶住。奶奶不放心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去地里干活也会带上我。奶奶和大伙在庄稼地里忙活,我自己在地头的树下玩,捡个树枝,拾几片树叶,薅一把草,采几朵小花,坐在地上就能玩上半晌。大伙下工了,奶奶拉起我,拍打拍打身上的土,风风火火地抱起来就走,边抓过我手里的狗尾草扔掉,我哇哇大哭,奶奶只好捡起来给我,我才破涕为笑。

    回到家,奶奶放下我,就去生火做饭。这时当村支书的爷爷刚开完会回来,我跑到他怀里,拿着毛茸茸的狗尾草在他的脸上来回地蹭,爷爷痒得不行,从我手里拿过几个穗穗,左拧右拧,不大工夫,狗尾草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绿莹莹的小狗,它仿佛嗅到肉骨头的香味,正准备撒开脚丫,飞奔而去呢!

    爷爷是个责任心极强、党性极高的老党员,对工作兢兢业业,对村民更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他事无巨细,亲力亲为,有时我都睡了他还没有回来;有时饭吃到一半,扔下碗就匆匆地走了。但是爷爷却用狗尾草给我编了很多小动物,编的最多的是长长耳朵的小兔子,长长尾巴的小老鼠,个个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这些用狗尾草编成的小动物,让我在小伙伴面前赚足了面子,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爷爷不仅会用狗尾草编各种小动物,还会用大大的杨树叶子做成展翅欲飞的燕子,用槐树的梗编成一串串的油果子,用山芋梗掐成流苏状的耳坠。在那不知玩具为何物的年代,爷爷用一双巧手惊艳了我的童年时光。

    后来,我长大上学了,在上学和放学的那条小路两旁,长满了高高低低的狗尾草。早晨,沾着露珠的狗尾草,像星星一样的闪闪烁烁;傍晚,这些在风中轻摇尾巴的小精灵,踮着轻盈的脚步,跳着曼妙的舞蹈。小小的狗尾草,留在我梦幻般的童年记忆中。

    时光流转,光阴荏苒。人到中年,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那生长在心灵深处的狗尾草,却时时给我温暖和力量。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