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4版:天门山

上一篇  下一篇
走马观花

初夏,我们去看望李之仪


    ●赵兰

    凌云山公园,娇艳的夏花,灿灿葳蕤,铺锦叠绣。

    沿着洁净的塑胶跑道,几个文友在漫步。玩疯了的小孩子,来来回回地奔跑,忽然他们惊喜地大叫——前方两个铁铸的古人:坐着抚琴的美人,握着书卷、背手而立的文人,他们面对东南的姑溪河若有所思,那是北宋诗人李之仪和他的红颜知己杨姝。身边砖石圈住的高大土堆,是他们徜徉流连、促膝交心的钓鱼台。因为这千年前的风流蕴藉,因为这永世流传的佳话美谈,遗址在旧城改造中保留了下来,高大的土堆上荒草萋萋。

    小女孩在杨姝的面前,做出拨弄琴弦的姿势,稚嫩且专注。我们背诵起《我住长江头》,在应和着“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的童声里,感受着从杨姝指尖一直流淌到小女孩手中的悠悠清韵。

    那是绵延千年的吟唱啊!

    这位年轻的妈妈在荒丘上采摘野豌豆,掏空的豆荚做成了简易的笛哨,笛音高亢质朴,把草的绿气息和豆的清甜香都一并吹送到洋洋滔滔的姑溪河水之上

    ……

    野豌豆有个雅致的大名“薇”。《诗经》说:“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暮止。”那些从春到夏,靠着野豌豆苗充饥的士兵,面对入侵的猃狁没有退缩,但这开满小紫花的薇还是一次次勾起他对家人的思念。这种薇菜越来越老硬,想家的心也越来越焦灼。

    李之仪也会摘下一根吧,咀嚼清甜的小豆,衔住薇笛,吹出清扬嘹亮的一段,为杨姝的琴韵添彩着色吗?他手拈薇笛,会想到那个心系国家的草根士兵吗?会想到首阳山上的义不食周粟、以薇菜充饥的伯夷叔齐吗?

    在世俗的价值标准上,饿死的伯夷叔齐是失败者。因为反对蔡京而被贬到当涂来的李之仪孑然一身、穷困潦倒,何尝又不是呢?

    落魄的诗人在时光和权臣的联手打击之下伤痕累累。他靠什么撑住了站直了,身形优雅不乱、步态坚定从容?

    千古凛凛有正气,从伯夷到司马迁到韩愈……是无数先贤那照亮中华史册、充溢天地的浩然正气!李之仪采摘这遍地的薇菜,薇笛吹响的那一刻,也是他开启精神之旅,与伯夷韩愈等古圣先贤开始了超越时空的对话长谈之时。

    当然还有杨姝,色艺双绝、巾帼不让须眉的杨姝。有了爱情,被贬的日子也能诗意盎然、青葱摇曳。杨姝的灿烂青春照亮了诗人的天空,她的纤纤玉指抚平了爱人的创伤。这份令人嗟叹的智慧和胆识,她之前有红拂绿珠,她之后还有李香君柳如是……

    时间可以消磨掉很多,时间又会留下一些光彩熠熠的东西。

    我们向李之仪的身后回望,那浩浩荡荡、催波涌浪一样的月见花,还有黄菖蒲、紫石竹、红杜鹃……就是后人恭恭敬敬献给李之仪和杨姝的鲜亮无比的绶带啊。

    在鲜花簇簇的初夏,我们一起去看望李之仪,对着滚滚姑溪河,吹响一支薇笛,应和着杨姝的琴声和李之仪的诵读声。静静地想一想,想想历史和灵魂,想想物质以外的东西。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