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4版:春天里(外一首)

上一篇  下一篇

岁寒三友


    □黄永中

    松

    为什么孤立高山之巅?除了岩石便是你,是在守望纷繁的过往,还是在期冀斑斓的未来?

    我始终没法明了,一棵松遥远的心思,是想占山为王,还是和岩石有约,生死相依。

    无数的丹青妙手,临摹过你的盘旋虬枝,但无法刻画出你的嶙峋瘦骨;

    无数的词客骚人,赞叹过你的顶天立地,斗霜傲雪,岂不知你也是枯荣难料,生死限期。

    所有的生命都有尽头,只是你展现的形之美、力之美、魂之美,是和生命最美的遇见。

    竹

    探出柔若无骨的笋尖,在春雪消融的地面,写下关于春天的诗。

    字里行间,吐露着春天的气息;横竖撇捺,凝结着板桥的风骨;

    春天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的被你俘获,直到你华盖蔽日,浓荫匝地。

    虚出一节,让它贮藏日月,胸怀乾坤。挺直腰杆,让它宁折不弯,直击风雨。虚名利,实气节,竹,君子也。

    梅

    是清高还是坚韧,是冷漠抑或矜持。当瑞雪飘飞,千里冰封之时,唯有你,在朔风中独立,在冰霜中坚守。

    坚守对季节的承诺,坚守对生命的夙愿,坚守对大地的感恩,坚守对日月星辰的礼赞。

    把每一次绽放都视作美丽的邂逅,把每一次凋落都视作完满的涅槃,在风和雨的陪伴下,完成生与死的轮回。踏歌而行,随遇而安。

    清芬,暗香人间。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