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4版:天门山

下一篇
门外文谈

幸福就是一碗面


    ●毛君秋

    冬天的早晨。嘭,嘭,嘭,几声清脆的敲门声将我从白日梦中惊醒。哦,是父亲!“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给你送来一只鸡和一筐土鸡蛋。”雨珠顺着父亲的帽檐往下滴,身上的棉衣湿了好大一块,两只手套也湿漉漉的。

    我赶紧打开电火炉。妻子也起了床,知道父亲还没有吃早饭,连忙跑进厨房去给父亲做面条。

    火炉暖烘烘的,有丝丝热气从父亲的棉衣上冒出。看着父亲两鬓的银丝,我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

    父亲已是八十高龄的老人了,随小弟住在距我所在的小镇十里外的乡村。他这一生可谓历尽了苦难,小时候家里很穷,十三岁给人家当学徒学裁缝,吃不饱穿不暖。解放后进了小镇缝纫社,后来下放到农村,又承包了十几亩田。农忙时,带着母亲和哥哥姐姐干农活;农闲时,没日没夜地做缝纫活,以微薄的收入来维持全家十一口人的生计。

    父亲真的老了,稀疏的头发已经花白,就连牙齿也差不多脱光。看着父亲吃面的样子,儿时过生日的光景突然在心头闪现:屋外寒风呼啸,我躺在暖暖的被窝里。母亲起得很早,一会儿,她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里面还卧着两只鸡蛋,送到我的床前……那种甜甜的香香的味道一直在我心里回味。母亲用勤劳的双手把幸福传递给了我,可是她却于十九年前悄悄地走了。

    后来父亲一直独身。在父亲的世界里,子女的幸福便是他的全部。父亲老了不能做缝纫活了,就在家种了几垄菜园,养了几只母鸡,有时给人家换换衣裤拉链补补锡壶什么的,闲来无事还做了一辆三轮自行车,经常给几个子女家里送些时令蔬菜。

    吃罢面,父亲打了一个饱嗝,满意地说:“知道你们很忙,我就先走了。”我留父亲吃中饭,可他执意要走。

    父亲慢慢骑上自行车,三只车轮缓缓移动,像老牛拉动一副很重的石磨。父亲瘦瘦的背影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

    有人说,幸福是一个谜,让一千个人来回答,就会有一千种答案。在我看来,幸福有时就是一碗面!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