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5版:迎接党的十九大特别报道

百年功勋采场华丽转身

马钢南山矿凹山采场开启生态修复之路

    马钢南山矿凹山采场

    9月1日,马钢南山矿举行凹山采场生态修复工程启动仪式,标志着凹山采场这个享有“功勋采场”美誉的百年采场,在完成矿石采掘的历史使命之后,将迎来一次挥别昨日的华丽转身。

    凹山采场未来的生态修复之路怎么走?记者了解到,目前的设想是:先充填尾矿,再进行土地复垦和旅游开发。凹山采场的修复再造,将赋予其新的生命;同时,也意味着南山矿的生态矿山建设开始步入快车道。

    A

    一路走来,曾历经磨难

    作为中国黑色冶金地质矿山的典型代表,凹山玢岩型铁矿床成矿于中生代陆相断陷火山岩盆地中,并与燕山晚期喷发的闪长玢岩等次生火山岩密切相关。

    从民国初年的早期原始开采,到建国后六十年的大型机械化开采,百年间,这座素有“马钢粮仓”美誉的功勋采场,在奉献出2亿吨优质铁矿石资源之后,历经地质环境治理的洗礼,正悄然进行着一幕华丽的转身。

    凹山铁矿资源发现于1912年,开发于1917年。一路走来,它注定要跟这个国家和民族一道,历经磨难与艰辛。

    从民国初年的宝兴铁矿公司和福利民铁矿公司取得矿山开采权,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凹山的开采史经历了实业救国、日伪掠夺和国民政府整理保管三个时期。

    抗战时期,日本侵略者奉行“以战养战”的侵略方针,在马鞍山设立矿业所,以“杀鸡取卵、以人换矿”等残暴手段,进行掠夺式开采,掠走了500多万吨高品位矿石,留下了数以千计的“侉子坟”,犯下了滔天罪行。在长达33年的时间里,凹山的矿业历经磨难,屡遭洗劫,满目疮痍。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国民政府接收了矿山,直到解放前南山矿区也未恢复生产。新中国成立后,凹山采场终于迎来了光明,开启了新的征程。

    B

    几代建设者艰苦创业,创造出一个个奇迹

    凹山采场是马钢建设发展中涌现出的闪耀明星,也是马鞍山市“因矿兴钢、因钢兴市”工业化进程的发端。

    人们不能忘记南山开拓者的贡献。1949年4月,马鞍山解放。1950年6月,华中工业部马鞍山矿务局成立,制定了南山矿区“全面开工、局部生产”的方针。1954年9月1日,4名矿工凭着钢钎、铁锤,实施爆破作业,炸响了新中国凹山采场恢复生产第一炮。同年11月,南山成立了“南山采场基建小组”,来自全国10多个省市的建设大军汇集这里,搭棚为营,挖坑为灶,风餐露宿,艰苦创业。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创业者们以天作被、地作床,栉风沐雨,奋发图强。他们用铁锤、钢钎、丁字镐、五齿耙、铁簸箕等简单的劳动工具,打下了矿山生产的坚实根基,也铺就了共和国钢铁工业最初的背景和底色。

    1956年,凹山采场恢复扩建,当时的生产能力为年产50万吨。南山人以矿业报国的梦想,也寄托了共和国开国元勋的希望。1958年6月16日,聂荣臻副总理风尘仆仆来到了凹山采场视察,勉励创业者们多采矿、出好矿。

    为了加快年产500万吨铁矿石生产能力的扩建步伐,1973年和1977年,马鞍山市委决定举全市之力支援凹山,先后三次组织几万人开展“凹山大会战”。市委及马钢的领导坐镇在山上,和矿工打成一片,同吃同住同劳动。全市104个县处级单位纷纷派人参战,轰轰烈烈的“凹山大会战”,实施完工了近、远期十二个大项目。

    其后又几经扩产,达到年产600万吨,并连续16年保持着年产600万吨高产规模,成为名副其实的“马钢粮仓”,创造了国内凹陷露天采场最小空间,开采出最大矿石产量和独一无二的由山坡向凹陷开采,矿石产量不减反增的全国奇迹。南山矿成为集采、运、选于一体的特大型黑色冶金露天矿山,跻身全国八大冶金矿山之列,位居华东地区之首。

    C

    加快资源循环利用,建设生态矿区

    2011年5月,一场声势浩大的凹山采场地质环境治理正式拉开序幕。

    到2016年9月,五年多时间,凹山采场进行地质环境治理工程,完成治理作业总量2088万吨,回收可利用资源1250万吨,分别为原设计的1.1倍和2.1倍,折合铁精矿粉约291万吨,实现了矿产资源利用的最大化,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

    凹山地质环境治理是新老矿山交替期,南山矿产量稳定的基础,同时还有效提高了矿区地质环境承载能力,增加了尾矿坑容积750万立方米,节约远期建库费用约3亿元,为今后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矿区地质环境治理及行业示范推广,提供了参考和借鉴。

    人们不能忘记,几代南山人对凹山采场发展的奉献。凹山采场的发展有历史文化的沉淀,有南山人的贡献。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在马钢公司的领导下,在兄弟矿山的帮助下,南山人不畏艰难,辛勤耕耘,为凹山采场的生产建设、管理技术等各项工作,默默贡献,交出了无愧于历史、无愧于人生的答卷。“爱矿敬业、开拓奉献”的南山企业精神,“忠诚敬业、自我超越”的卜维平精神在这里积淀;“忠诚、专业、执行”的全国安全标准化示范班组高村爆破班(原凹山爆破班)和全国学习型班组凹山电工班在这里起步;预裂爆破技术和边坡雷达瞬时监测技术等,在这里创新运用。凹山采场不仅是钢铁的粮仓,而且还是创新的高地、人才的摇篮、精神的家园。

    追溯凹山采场开采史,距今恰逢百年。它的沧桑变迁,历经了民族工业崛起、外强掠夺、新中国矿业开发和二次创业四个阶段,是我国矿业开采史的缩影。

    一部凹山采场开采史,就是一部南山发展史。如今,凹山采场完成了历史使命,即将谢幕。这是一次完美的谢幕。经过100年的开采,凹山采场累计采出矿石2.1亿吨,为马钢和地方经济的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D

    开启生态修复新征程,续写新奇迹

    资源有限,奉献无限。凹山采场,这个承载着百年开采史、六十余载辉煌的老矿山,也迎来了一次挥别昨日的华丽转身。

    马钢南山矿凹山车间主任、南山矿地质环境治理项目办主任刘文胜告诉记者,目前,凹山采场生态修复的总体方案正在规划设计中,初步设想是:先进行尾砂充填,再实施土地复垦和旅游开发。

    刘文胜介绍说,目前的凹山坑深度达海拔负210米,为椭圆形状,可满足南山矿矿山生产尾砂排放20多年之需。待尾砂排放到一定的设计位置,届时,凹山坑将变成一个巨大的人工湖。他们将利用凹山特有的地质环境和凹山坑四周人工开采的边坡,营造山水美景,打造特色旅游项目;并经过土地复垦,恢复和保护好凹山周边的生态环境。“这样的旅游开发,在全国矿山系统也属一大创新。”刘文胜兴奋地说。

    当天的启动仪式上,还对南山矿12名“功勋矿工”进行了表彰。仪式结束后,不少曾在凹山采场工作过的老同志,纷纷再次来到凹山采场,故地重游,合影留念。

    南山矿矿工先模人物代表、全国劳动模范卜维平,曾在凹山采场一线工作了30多年。他告诉记者,回想起当年在凹山奋战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凹山采场培养了他,锻炼了他,他要秉承“爱矿敬业、开拓奉献”的南山企业精神,继续发挥自己的才干,为凹山的生态修复再立新功。

    “凹山采场的创新创业实践,奠定和诠释了‘爱矿敬业、开拓奉献’的南山企业精神,而这种精神,正是我们不忘初心,继续前行,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动力之源和行动指南。”“百年采场”的华丽转身,同样也让凹山车间原党总支书记杨家善感慨万分。他激动地说,作为一名在凹山工作多年的基层管理者,他衷心希望,未来的凹山,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将是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协调发展的美景。人们从中可以探究到凹山百年风雨的沧桑,独特的玢岩型矿产演变的历史,钢城工业文明的灵魂,以及现代化都市生态文明建设的奇迹。

    文图/本报记者廖岚钧

    通讯员李先发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