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4版:天门山

上一篇  下一篇

水果罐头里的故事


    ●青衫

    水果罐头在超市里问津的人不多,因为注重饮食健康的人们,更多的是把目光投向琳琅满目的水果。

    那天女儿忽然说想吃水果罐头,我就去买了来吃。吃了几口,女儿觉得除了甜水好喝,水果基本上没有了味道。这让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情景,一瓶水果罐头对我来说,绝对是奢侈品。

    那时候,水果罐头可是年节时走亲访友必带的礼品,家里收到后,轻易是不会吃掉的,而是又把它当做礼品,拿着去串门了。看着那一罐罐诱人的水果罐头,尽管我偷偷地咽着口水,吃字却从未说出来过。

    父母当然懂得我们的心思,但也没有办法,贫寒的日子是不允许我们有非分之想的,所以在一些特殊的时候,父母就会满足我们这个奢侈的愿望。

    比如生病的时候。我小时候身体挺“皮实”的,轻易也不得一回病,偶尔的伤风感冒,也把我折腾得够呛。奶奶常说的:孩子就是孩子,不会装的,好一点就活蹦乱跳的。当我躺在土炕上打蔫的时候,奶奶就不厌其烦地问我想吃什么?我一律摇头,甚至奶奶把炒鸡蛋放到我面前,我还是没有胃口。

    好不容易等到父母下了班,看见他们关切的眼神,我往往是委屈地掉下眼泪。真的,真的是委屈,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我都难受了一天,你们才回来关心我。

    母亲把我揽在怀里,柔声地和我说着话,父亲则在地下走来走去,不知道能为我做点什么似的。当我听到母亲的那句“快去给孩子买个水果罐头回来”时,我心里可高兴了!高兴的不只我,还有姐姐和弟弟。

    不一会,父亲带着一阵风就回来了,手里的水果罐头分外惹人注目。透明的瓶身,贴着美丽图案的商标,里面的果肉泛着金黄色的光芒,摇动起来,里面的糖水黏黏的感觉,看着就好吃。

    此时的水果罐头就像是一个圣物,母亲揽着我,姐姐弟弟围住父亲,只见父亲小心翼翼地用螺丝刀,轻轻地撬动盖子,听到“噗”的一声后,盖子就很容易地被揭掉了。我们都屏住呼吸,等待父亲的下一步动作。

    父亲拿过来两只小碗,一个碗里放上几块果肉,舀上几勺糖水,递给姐姐弟弟,然后把剩下的拿给我。没有谁会因为分配不均而生气,我们都知道,没病的人只是借光而已,偏得的东西当然就不怕少。如果哪天姐姐或者弟弟是病人,我们的待遇是一样的。

    多金贵的东西啊!真是好吃。我们不舍得一下子吃完,慢慢地品尝着。我也好像忘了病痛,和姐姐弟弟一起说着笑着,病也一下子像好了似的。

    父母就会逗我说:水果罐头比什么都灵,包治感冒!是啊,为什么呢?多年以后我常常在想,也许是水果罐头的美味让我忘了痛,也许是父母的关心缓解了病情。

    多年以后我还常常想,为什么我们几个都想不到把那么美味的东西,也拿给父母和奶奶尝尝呢?在他们的眼里,那也是难得尝到的滋味啊!只怪那时少不更事。虽然我们现在都有能力孝敬长辈,回报他们的何止一瓶水果罐头,但贫时的一口糖水,更能让父母和奶奶感动啊。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