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4版:天门山

上一篇  下一篇

秋凉


    ●仲一晴

    四季里,我最喜欢秋天。冬夏各有短处,春风无原则地暧昧。但四季并不因我的好恶翻转、停顿,因此每当看到日历,白露就在当下,免不了要眯上眼,深呼吸,抱抱秋天,或者干脆,让秋风拽秋天穿越我。天上的云朵,似像刚闭关出来,一朵朵的,白袖青衫,隐士般高远。

    我顶顶期盼秋的时光,特别是撤下凉席、铺上棉被单的那天。那时,棉床单是叠着的,洗好藏在柜里已好久,满满的家的味道。床大大的,为使床单均匀垂过床沿,我得围着床转上几圈。那时,我抹平床单上的折痕,静静坐在床沿,床单在手里柔软,如要用语言描述,那柔软就是一株植物回忆中的阳光雨露,微暖,又微凉,在掌心散步。暖?对了,怎能忘了秋凉的这个姐妹呢?夏的燥热总是泼辣,盛气凌人地镇压和屠戮。寒冷的冬夜,温暖又显矜持、冷傲,芳心难俘,一旦得手后又惹人缠绵,消磨人的意志。唯有秋天的微暖是安静的,舒缓得不易觉察,甜蜜又天真。它与秋凉一起,陪你度过静静的秋夜,月凉如水,相伴温润。

    秋天一到,我的失眠终于可以停些折磨,好梦多起来。袅晴丝吹过闲庭院,摇漾春如线,杜丽娘的游园惊梦发生在春天,可不是嘛,才子佳人相遇故事几乎都在春天,不知作者们为何乐于做这样的安排。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一旦到秋天,万物萧瑟,秋天便成了离别、思念以及暗示男女主人翁悲凉结局的背景。这样的安排多不应该啊!即使才子佳人终成眷属,他们该如何跨过七年之痒?他们又该如何面对种种诱惑?古时的作者才不管这些,一股脑儿地将引观众掉泪的煽情部分安排在秋天,秋凉便跟着剧情令人可恨起来。

    可我,哦,相信还有你,一定会爱上秋凉的。不用开空调,钻进薄薄的被,温温的秋暖渐渐袭来。听秋虫呢喃,那歌声不是来自手机,而是就在阳台上那盆红豆杉的脚下,真好!

    秋凉走来,轻轻将驿动不安的心灵拥入怀内,微笑着令人沉静。如果一定将秋凉作为某个故事的暮景,就安排给一对中年夫妇吧。老之将至,他们牵手走在秋天,秋凉让温暖愈发珍贵,那温暖不是少年青年时的热切和占有,而是中年里,他爱过你,也曾爱过世间种种的宽厚与平静。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