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4版:天门山

上一篇  下一篇
南腔北调

再见!九亭


    ●郭翠华

    九亭,位于松江,靠近七宝,地铁九号线。

    记得是女儿出国前看上了九亭。九亭当时挨着九亭镇,很郊区,但是宣传的广告很吸引人,高大尚的理念,靠着一条水岸,岸边杨柳依依,一楼长长的走廊,安置着茶几沙发,隔着透明的玻璃,来人可在下面喝茶聊天。住宅都是跳高的小二层,精装修,拎包入户。然后,我们去看了样板房,很适合小白领的小资情调。关键是一条正在修建的地铁线很快就会竣工,方便出行。

    于是,就定了九亭,首付八万。现在想来不可思议。那是2009年的事。

    女儿出国回来,双研,入了上海户口,住进了九亭。

    落成的九亭一点也不高大尚,楼下根本没有会客的地方,有条河流却没有景致,几栋楼火柴盒子般孤独地立在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地铁口都是有许多拉客的摩托车,还有卖煎饼鸡蛋饼的摊子,就是个城乡结合部。唯一欣慰的还是当初的价格,让我们不费力气地让女儿在上海有了个自己的窝,门牌是18号1517。

    九亭真的有些偏,有些生活不方便。我会跑到较远的超市去买东西。楼下蔬菜水果、服装、理发、简易的方便店也不少。因为人气不旺,常常这个月一家店开了,下个月就无疾而终了。

    那时,我一个月去一趟上海,帮女儿收拾收拾,在附近转转,会会朋友,辛庄有我的华妹,浦东有我的同学,还有长宁区我每次去必见的闺蜜,她们都是马鞍山籍人,后来就都落户上海,都成了上海人。面对偌大的上海,有时想见的朋友就像隔了千山外水,好难。面对来来往往匆匆忙忙的人群,面对总是在地下穿来穿去、轰轰作响的地铁,我的心像被风撕扯的旗子,凌乱不堪。但是女儿认定了上海,上海就成了我无可选择的现实。

    后来,女儿成家了,夏朵儿出生了。那个小东西的出生改变了我的生活节奏,悠闲的日子彻底结束了,我常常拖着行李箱来来往往地跑,里面塞满了他们一家人喜欢吃的菜。记得小东西才两个月时感冒了,我匆匆奔到上海,刚贴近她的摇篮,一听到我的声音,她居然委屈地嚎啕大哭起来。她的娇小柔弱的生命让我不可自拔地从此成了她的奴。每次去,我都会抱着她兜着她在楼下晒太阳,在有限的空间里,楼下那些小店成了我唯一可以闲逛的地方。

    为了小东西的成长空间,九亭已经不适合我们住了。逼仄的楼梯,没有可以爬行的空间,一家几口人挤来挤去的,女儿最终选择了去青浦安了一个新的家。

    九亭却成了我无法放弃的旧爱。有空我还是会跑去转转。九亭有了很大的超市,周围也有了各式各样的新店,规模全都起来了,不再青涩的九亭有模有样也有自己的范。留恋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在那我怎么会有回家的感觉呢。

    为了小东西以后的学区房,女儿要卖掉九亭的房子了。九亭以后真的和我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了。门牌为18号1517还在那,但是于我就是一个数字,是记忆深处念念不舍的一个数字。九亭又叫青年城,如今的九亭已经不年轻了,九年了,当它逐渐老去的时候,我也老啦。

    挥一挥手,我依依不舍地对九亭说:再见。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