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版

第A1版:新闻

上一篇
今日快评

“假茅台酒猖獗”暴露打假软肋


    2016年10月14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了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成为127个小镇之一。这个头戴多个“炫目”标签的小镇,大小酒厂数以百计,部分酒厂却利用高仿茅台酒包装,将自己的低端酱酒(酱香型白酒),制造成假茅台牟取暴利。一瓶假“飞天茅台”,利润在千元以上,销售则遍布全国。

    以假乱真,背后牵涉利润冲动。难怪有人说,对于假冒伪劣犯罪分子,10次抓住了9次,有1次没抓住,他们都能谋取暴利。为了有效遏制不法分子的投机心理,提高犯罪成本是一条有效途径,但真正要将依法严惩落到实处,却并非易事。例如商家信誓旦旦的“假一赔十”,看上去挺有诚信的,此招可谓有效制止伪劣商品上市的一剂猛药。但仔细一想,似乎又不是这么回事。原因是,消费者要获得赔偿的前提必须是依赖维权的路径,维权多难,甭想“假一赔十”了,就是“假一赔一”也未必能够顺利实现。

    毋庸置疑,假冒伪劣商品上市,商品经营者、生产者是统统该打,但有把自己束之高阁之嫌的监管方也应难辞其咎。如果假冒伪劣商品出了问题,若总是一味地拿商品经营者、生产者问责,监管方只是简单地确定商品经营者、生产者是否有“伪劣”行为,这样的履职岂不是成了聋子的耳朵——样子货?

    再说,商品质量合格与否,每一个商品经营者、消费者又怎么能够轻松地知道呢?自然,我们不排除个别经营者有心存不轨,贪图小利而铤而走险的可能,才让伪劣商品有了可乘之机。之于前者,如果生产商故意以次充好,以劣充优,那经营者仅凭肉眼就能“明知”吗?而与后者,监管者更应该从生产和销售环节严管重罚,让假冒伪劣商品早点退市,免得更多消费者上当受骗。

    然而,依照监管方常用的“懒政思维”,只会等消费者“消费”出问题来,他们才出击。更何况,不是所有的假冒伪劣商品消费后就能立即出现问题来,问题奶粉事件便是很好的例证。是的,监管部门是在查,但大多只是接到投诉后的“被查”。侥幸的是,还一查一个准。以此推断,是不是仍有不少假冒伪劣商品藏匿于市场中呢?

    对此不正常的市场现象,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非等到问题被发现,才能查出产品有问题。有关监管部门该当何罪?难怪有人说,我们很少有哪个假冒伪劣商品是在源头就被制止的,责任还是在质量检测机构和监管身上。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市场监管者能够保持高压的监管势头,用强硬的手段来粉碎假冒伪劣商品于萌芽状态,则因假冒伪劣而引起的市场混乱与人心不安,定能渐渐平稳并恢复正常。

    □禄永峰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