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5版:品读经典

上一篇  下一篇

米芾晚年力作《清和帖》欣赏


    米芾的《清和帖》

    ■罗婷

    米芾(1051-1108),北宋书坛的重要代表书家,字元章,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鹿门居士等,有“米襄阳”“米南宫”之称。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并称宋四家。著有《宝章待访录》《书史》《画史》《砚史》《海岳题跋》等。米芾较苏轼、黄庭坚、蔡襄,他可以说是创作力极强的艺术家,关于他的艺术故事广为流传,如遇石称兄、为了自己喜爱的艺术作品不惜以死相要挟等。

    除了个性怪异,最受世人瞩目的还是米芾的书画作品。米芾一生创作无数,在书法上他主张“真率”,批评唐楷“一笔书也,安排费工,岂能垂世”,提出“意足”,他说“要之皆一戏,不当问工拙。意足我自足,放笔一戏空。”不过,虽然他崇尚意趣,但在审美趣味上还是偏向魏晋传统,称自己的创作为“集古字”,在传统上米芾下了极大的工夫,加之自出新意,从而形成独特的个人风格。

    他的书法思想在他的书作中得到极力的显现,例如这幅《清和帖》,亦称《致窦先生尺牍》,写于北宋徽宗崇宁二年五月(米芾五十三岁所书),纵28.3厘米横38.5厘米,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是米芾众多书作精品之一。

    这幅手札是米芾写给自己好友的一封信,这是一封辞别信,信里表达了对友人窦先生的敬仰和自己要赴任不能久留的遗憾,希望对方多多保重。米芾对自己的书信书写极为严谨,他说“余写《海岱诗》,三四次写,间有一两字好,信书亦一难事”(明范明泰《米襄阳外记》)。就艺术风格而言,通篇平淡中见险势、含蓄里寓变化。

    关于对书法的研习,米芾和同时期的大部分书家一样先从唐楷入手,后转入对魏晋的研习,他的这篇书作中,“侍”“清”“窦”等字仍见颜真卿的影子,尤其是“侍”的蟹爪钩的写法,“悚”“久违”等字的字形结构的安排也可见欧阳询《九成宫》里的险绝走势。至元丰五年后,米芾进入到对魏晋书法的学习,据说米芾学了《中秋帖》等魏晋名帖,王献之的纵逸也时常在米芾的书作中显现。

    苏轼称赞米芾书法“真、草、隶、篆,如风樯阵马,沉着痛快”,而总体而言米芾在行书上成就最高。长睿评其书法,“但能行书,正草殊不工”,这正是一篇八行行书,“启,久违,倾仰。”“不得久”“轻尠”“窦先”这几个字加重了线条的厚度,使第五行“珍爱、米—斛、将微”这几个字对比得更灵活生动,巧妙又自然地丰富了整幅作品的粗细变化,这种通过提按实现的书法作品中的无限变化和偶然的艺术效果,正是需要书法家日益修炼书法功力才能使“功夫”与“自然”在作品中实现融通。

    从整体风格而言,米芾称自己的书法是“刷字”,尤其在他青年时期的书作更可见这种“刷字”带来的灵动和迅疾的视觉感受,而这一篇较年轻时所写更为沉着痛快,用笔温润含蓄,笔意仍见险绝和欹侧变化,整体的面貌更古厚而圆融。米芾称自己“一日不书,便觉思涩,想古人未尝半刻废书也。”可见这和常年的“集古字”和人生阅历的积累息息相关。

    总而言之,这篇《清和帖》是米芾晚年的力作,苏轼赞扬米字“迈往凌云之气,清雄绝世之文,超妙入神之字”。王文治称他书法“天姿辕轹未须夸,集古终能自立家”。而作为米芾书作中的精品,《清和帖》可以说是学习书法者的经典范本,值得我们欣赏和去体悟其中的艺术况味。

    国学档案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