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上一版  下一版

第4版:采石矶

上一篇  下一篇
&红袖添香

忆念耿芬


    ●筠涛

    她长时间失眠,精神抑郁,采取了极端方式解脱了自己。

    耿芬离世已经有三年了吧,我始终忆念她。她是我的授业弟子。

    耿芬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中文专业本科生。这一届,我们中文专业招收了二百个学生,分四个小班。学生年龄参差不齐,她是算年龄比较小的。她中等偏上个头,短发,说不上身材苗条,面容姣好,但精神乐观开朗,总是微笑着,面带笑容,给人亲和的感觉,招人喜欢。她是干部子弟,但看不出干部子弟的优越感。和同学相处不错,人缘很好。她学习成绩较好,普通话很标准,朗诵能力突出。经常出现在校系朗诵比赛舞台上,并获得奖励。

    我给耿芬这一届中文本科生讲授“中国现代文学”时,刚步入中年。“文革”十年基本上没看什么书,中国现代文学底蕴薄弱;没有授课经验。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壮着胆子踏上讲台。面对这一届文学水平较好的学生,确实有些如履薄冰。但我备课认真,注意教学方法,与同学交流谦和。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我的课挺受欢迎,课堂气氛还活跃。我多少有些安慰。

    我教授诗人艾青代表作《大堰河,我的保姆》前,找到耿芬,希望她配乐朗诵录音。她二话没说,欣然同意。不过,在准备过程中,她有些为难,对我说:“老师,诗句很长,又不押韵,不好朗诵。”我说:“要细细品味艾青在这首著名诗作中所表达的真挚的深沉的情感:要掌握全诗的节奏,即诗人情绪的起伏跌宕。节奏是诗的生命。”她听进了我的话。经过反复练习,自己满意了,录音了。我上课赏析前,她打开录音机播放。同学们很认真地听着录音朗诵,面部表情我发现在变化着。播放完,停了一会儿,课堂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我鉴赏这首诗的教学任务,感觉耿芬为我完成了一半以上。我感激她,忘不了我的弟子的“功劳”。讲完这首诗,在吸收一些学生有见地的意见后,形成了一篇五千字左右的鉴赏文章,发表在一个语文教学刊物上。

    毕业三十周年返回母校,师生团聚,我见到了耿芬。学生时代乐观开朗的精神,微笑的面容,不见了。我问她:“工作、生活、身体可好?”她说:“还好。”神情淡然。她深情地看了看我说:“老师,你身体不错,也挺有精气神。比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身体要好。”她的赞许令我欣慰。只是匆匆一见,然后集体合影留念。

    我的孙儿职业高中毕业,想报考对口高职院校专业。我写信向她咨询。在工作十分繁忙的情况下,她搜集了全省几十所高职院校的资料,亲自挂号寄送给我参考。孙儿考取有关高职院校后,她又打电话给这所学校的熟人,希望在校学习期间对孙儿能严格要求,多加管教。

    耿芬离世,还不到退休年龄。她的离世,出乎我的意料。我询问了她的好几位大学同窗,都异口同声地认为,她追求“完美”,要做一个“好女儿、好媳妇、好妻子、好母亲、好婆婆”。事实上尽善尽美做不到。她长时间失眠,精神抑郁,采取了极端方式解脱了自己。“耿芬,你真傻!世界上哪有绝对完美的人和事?这道理,你应该明白。你何必苛求绝对完美?”

    耿芬离世已经三年了吧。我忘不了她。她是我的授业弟子。现在,一个白发老人,她的老师,只能用这篇短文悼念她。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