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上一版  下一版

第4版:采石矶

上一篇  下一篇
&西窗烛

长河落日圆


    ●严巍

    这样的一条长河流淌了千年,这样的一轮落日凝固了春秋。

    喜欢唐诗,一句“长河落日圆”让我长久地凝神沉静,陶醉在雄浑壮阔苍凉寥远的意境,常生向往。然而教书乡间,落日是平常物,长河却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景致。门外倒有小溪一条,曲曲折折蜿蜒向前,挽着田间野地的阡陌村庄,缀几缕袅娜的炊烟,涂几对暮归的雀鸟,多少也有几分静谧和灵动的韵味。

    黄昏时分,步出校园,沿着溪水走走。落日溪岸,流光溢彩,朦朦胧胧,清风泠泠,水声潺潺,庄稼和草木汲水拔节的声息,都能清晰地听见。山如舟,川似河,天地凝画,人落画中。自然会想起至圣先师孔子的名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此时,落日就像一块海绵,吸附去了腹中多余的酸汁。

    暮色渐浓,晖光散尽。落日倒是更像一粒种子,掩埋进了夜色。黑夜总让人做梦和思索。落日的那颗种子就在心田的腹地渐渐萌芽生根,会在某个念想的庄园长成憧憬和希望,香甜长长的岁月。

    桃李天下是多么的神圣,而蜗居乡隅又是多么的平淡。这是生活,和梦想隔着一条长河的距离。这样的一条长河流淌了千年,这样的一轮落日凝固了春秋。嗟叹之余,总有收获。

    那一天,一队放学回家的学生,顺着溪畔的土埂绵延,走入了落日,走入了诗句,走入了我凝目好多日子的黄昏画卷。

    我猛然顿悟:落日不过是长河时空的一块碑,一块里程的招牌。我们能走多远?能有多少辉煌展现?诗人是不是也这么想过,他的诗句里有没有这样的内涵?我不知道。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