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4版:悦读周刊

上一篇  下一篇
阅读报告

看夕阳渐行渐远

——读迟子建《候鸟的勇敢》

    ■付振双

    读迟子建作品的时间并不长,初读的是《额尔古纳河右岸》,总感觉生命之脆弱似草茎,它用不着狂风骤雨的折磨,只消自然的手指轻轻一触,连腰身都粉碎彻底。直到今天,我也忘不了尽情阅读的那几天心头萦绕的阴霾。读《候鸟的勇敢》,让我有了相同的感觉。

    《候鸟的勇敢》篇幅不短,达八九万字,在迟子建众多的中篇小说里,无疑是个异数。难怪作家提到,完稿后改了两稿,“试图压缩它,没有成功”,也坦陈“这样说并不是说它完美,而是说它的故事和气韵,该是这样的长度吧”。对我来说,小说好读,我有的只是“恨短”之感,好在故事结在应结之时之处,这样想,心里也平复了很多。

    金瓮河、候鸟管护站、娘娘庙、瓦城的街道和酒楼,这些小说中的地标,停在小说中,也留在无比骨感的现实中。金瓮河自然保护区存在于现实与理想的交接处,候鸟们在这近于理想的住所生活着,却又远离不了残酷的现实威胁,这种威胁,甚至比任何地方都强烈,这无疑是个巨大的讽刺。要说现实威胁的直接来源,那必定是管护站站长周铁牙。他精明“干练”,倚仗当副局长的外甥女默许,背地里用铁笼子诱捕候鸟,一部分卖给城里的酒肆,一部分给领导们送礼,来回打点出路。

    于无形中,威胁候鸟生存的种种人,形成了一张大网。好在还有张黑脸这样的人。他与周铁牙相对,是个好人,但被人视为“疯子”,连女儿都只在乎他的钱,不愿意他回家。张黑脸的“傻”,源于一次山火的扑灭战。当时,他与队友失散,又遭遇猛虎,便被吓昏过去,幸而有一只神奇的白鹳助他躲过一劫,自此他为之一变,心却与候鸟越发亲近。

    终于,一场突如其来的禽流感到来,整个瓦城风云突变,在这壮阔的大舞台上,私欲与权力暴露出人性的丑陋,与此相对应,候鸟却彰显出大自然的美善。与管护站遥遥相对的娘娘庙里,凡心不灭的尼姑德秀,也有一种与自然契合的淳朴之美。在美的刺激下,张黑脸的灵性慢慢苏醒,和德秀相爱。在暴风雪来临之前,他们救了只受伤的白鹳,想让它与伴侣一起飞去南方,怎奈它们还是未能逃脱此劫。埋葬白鹳的张黑脸与德秀师父,在获得混沌幸福的时刻,也已找不到来时的路。可我们总有理由相信,希望不灭,路在茫然中消失,却也必会在茫然后重现。

    依然是迟子建的坚硬风格,有熟悉的黑土地和雪,又不少为人的光辉。候鸟是勇敢的,张黑脸和德秀是勇敢的,写出他们的迟子建也是勇敢的,但愿同样“勇敢”的那些蝇营狗苟的人们,能在夕阳下随风远去。而我们,要干的,该干的,只是望着候鸟们,。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