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3版:采石矶

上一篇  下一篇
&陋室随笔

一袭焦糖色


    ●臧玉华

    那颜色真的不好形容,高贵大气的,强健有力的,充满诱惑的,厚重里还带着一点柔软的力量。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幅图片,是一群僧人,穿着颜色深浅不一的袈裟,上有一行字:今年的流行色都在这里了。

    流行总是兜兜转转,前年的奶奶灰,去年的酒红,今年的焦糖色,明年又不知转到哪里去了。之所以流行,一定是合乎大众审美情趣的,有大批的人追随,形成一种排山倒海的巨潮,就连刘涛、孙俪也不能免俗。对了,今年在色彩上唱主角的,是大地系列中的焦糖色,介于驼色与咖啡之间,比橘色暗,比褐色鲜。

    是繁华落幕后的安静,是千帆过尽的沉寂,焦糖色,一个被时光淬炼的色彩,收敛而低调。焦糖色是妥帖的,像一眼看穿人的心事,是情绪上的抚慰,在它的映衬下,原本暗沉的肤色有了光泽,并且与自然十分协调,撞色没关系,演绎的是各自的美,寒风猎猎,一款焦糖色的大衣足以让你脱颖而出。

    最早知道焦糖色,是在拉丁舞表演赛上,那些演员将裸露的皮肤涂上橄榄油,双腿则是穿着紧绷绷的网袜,他们说那网袜是焦糖色,我以为是教堂色,当时就觉得命名好抽象。橄榄油、焦糖色,场地里表演的是阳光厚爱的一群人,那颜色真的不好形容,高贵大气的,强健有力的,充满诱惑的,厚重里还带着一点柔软的力量。

    我一直觉得自己在着装上没有独特的风格,属人云亦云,恐与潮流不能合拍。我常去的那家店老板,就穿了焦糖色的双面羊绒上衣,下配黑色针织长裹裙,裙后开叉,光溜溜的小腿若隐若现,脚蹬毛茸茸的方口鞋。这是中年人的时尚,演绎的是复古和收敛的性感。没一会功夫,同样款式色彩的衣服就穿在我身上了,并非没有颜色可选,只是觉得浅灰、卡其和黑,好比小姐身边的丫头,只是陪衬,不入主流。

    人至秋,风景已然过目,我大概不会再迷恋桃红柳绿了,花团锦簇的春天早已不属于我。那棵老梧桐,阅历与沧桑都写在脸上,而呈现出不同凡响的美——丰富,深沉,有韵味。这也是安稳下来的中年。

    安稳的中年还是删繁就简,弃伪存真,再收藏住锋芒,乐于平淡,一颗心沉下来;在穷尽所有的色彩之后,素色淡调的,于云水间,秋日艳阳里,孑然行走,衣不惊人,却有深意。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