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3版:采石矶

下一篇
&文化散鉴

当涂民歌的摇篮


    ●宋勇

    小广场上,不知是谁,带头唱起了歌,一人唱,多人和。歌声飘动,飘进了邻家的窗沿,邻人也探头回唱一句。

    浓浓的乡音,甜润而优美,我专心听着。哦,是当涂民歌!

    搬进当涂焦家新居,附近有个健身活动场。立冬了,虽然有些凉意,晚上还是聚来许多人,多半是中老年妇人。不几天我就跟她们熟识了,她们还保持着农村人的习惯,衣着朴素,高声谈笑,像在生产队的大田里。说到过去的事,她们会指着某栋楼房说:那块地以前是我家的。

    小广场上,不知是谁,带头唱起了歌,一人唱,多人和。歌声飘动,飘进了邻家的窗沿,邻人也探头回唱一句。浓浓的乡音,甜润而优美,我专心听着。哦,是当涂民歌!我面对这些老年妇人,黝黑的面庞,皱纹密布,头发花白,如不是亲耳听到她们的歌唱,真无法想象这美妙的歌声出自她们的口中。

    “她女儿就是唱歌的。”一位老奶奶指着刚才领唱的老妇人说。“唱到北京,唱到海南了。”另一位老奶奶补充说。“是谁?这么有名?”我不由问道。“叫陶小妹。”

    回到家,我上网搜索“陶小妹”。陶小妹,1972年生,当涂焦家村人,当涂民歌歌后,获奖多多,其中有全国农民歌手大赛二等奖,上了央视。再打开陶小妹视频,委婉的歌声,如痴如醉。专家评论栏里说,陶小妹的歌是出水芙蓉,天籁之音,又说,土的掉渣,美的出奇。《唱得绿海泛金波》是陶小妹的代表作,当涂竟有这么好的民歌,这么顶级的歌手。

    陶小妹的妈妈就是我的新邻居,只要天气好,大家就会来运动场,当涂民歌她们随时唱起来。

    当涂民歌,像山野的花,自然地开放,不加修饰,从劳动中来,表现着劳动。正如她们说的,干什么活唱什么歌,插秧唱《插秧歌》,薅草唱《薅草歌》,打麦唱《打麦歌》,车水唱《车水号子》,打夯唱《打夯号子》,干什么事都有歌。

    陶小妹的爸妈姑姑婶婶大妈都会唱歌,她从小听着民歌长大,不知不觉中就会唱了,上小学时小妹就唱得很好了。嫁到婆家,陶小妹仍然爱唱歌,婆家人怕她唱“疯”了,不想让她唱,可陶小妹坚持唱。2003年,有个同学告诉她国家农业部将举办第二届农民歌手大赛的消息,鼓励她以当涂民歌去参加。她犹豫了,怕唱不好,最后还是决定报名参加,并拜师培训,从发音方法,台风形象,表演礼节等方面从头学起,结果捧回了二等奖。

    焦家,,出了个民歌歌后陶小妹!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