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2版:城市周末

■城市纪事

“第一帝师”熊赐履葬于濮塘

——大清名臣熊赐履墓地探考记

    “两朝帝师”熊赐履画像

    ■撰稿/杨为民

    ■传说:“熊国老山”上的墓地

    2017年夏秋,笔者等一行三次来到马鞍山市濮塘芦庄村,在当地曾祖居约有五六百年的杨氏家族,现已69岁的村民杨师福指引下,走进位于马濮大道濮塘海信度假区西边的一处山丘,这里被当地老百姓习惯性称之为“熊国老山”。

    这里埋葬的是什么人?据村中最年长的87岁村民杨志英、85岁的夏聚财老人回忆:“熊国老山”上的墓是很久以前从老虎山迁移而来的。当地传说,有一天,这里山中飞来一群白鹤,在此约2华里的立鼓山盘旋,久久不愿离去,他的家人认为此处应是风水宝地,所以将墓地二次重新选址,安葬在“熊国老山”。

    ■发现:二次迁葬的熊赐履墓地

    熊赐履墓地位于濮塘芦庄村西南面的立鼓山,当地人将埋葬地称为“熊国老山”。因马濮大道的修建,现在的芦庄村被公路一分为二,原立鼓山(今连公山)已无原貌,可喜的是距离仅150米远的墓地原址保留了下来。

    墓地建在芦庄村通向杨巷村之间的一条乡间水泥路的右侧山丘,向西往山上走约60米处有几棵松树,这里就是熊赐履二次迁葬的墓地,墓的朝向是坐西向东,墓道前有一水潭,对面有一座小山名叫母山。

    据村里的村民说:以前,该墓有石狮子、石凳、石桌等遗迹,后来陆陆续续被村民搬走了。如今,墓前还有一个较大的石桌滚下来掉落在小水潭里。在村里走访时,笔者偶然间发现了一个石凳在一杨姓家的院内,现保存完好;石凳上面有三个被凿开的孔洞,据说是熊赐履墓前祭祀时摆放烛台用的。

    夏聚财老人回忆说:大概是在1953年,熊赐履的坟冢坍塌下来一半。神奇的是不知是何种缘由,过了几年后不知什么原因,竟然恢复了原样。

    三十年前的一个傍晚,他曾在坟前山上空地开荒,挖地时地下竟然发出沉闷的声音来,吓得老人丢下锄头逃回家中,第二天早晨他约上家人上山时,不可思议的一幕让他惊呆了,昨天挖土的地方已是遍地石头。

    ■探考:一代帝师卒于南京,葬在濮塘

    熊赐履是清朝康熙年间的内阁学士,授武英殿大学士兼刑部尚书,后复起为礼部尚书,以及担任东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等职。史载,熊赐履最早作为康熙的汉学老师,辅佐康熙执政,向年轻皇帝灌输理学的基本主张和治国安邦之道,成为影响清朝政治的重要人物。

    1709年8月28日,熊赐履卒于南京,1710年11月26日安葬在濮塘芦庄,距今已三百余年。

    熊赐履去世后,康熙命礼部遣官前往视丧,赐黄金千两,赠太子太保,谥号“文端”。因追念赐履,知其家贫,多次命江宁织造官李煦、曹頫前往抚恤其家族。康熙51年,皇帝又以熊赐履“品行清正,学问优长,身殁以后朕屡加赐恤,至今犹轸于怀”,令将其长子“调取来京酌量录用,以示朕不忘耆旧至意”。后志伊才得以奉旨入京供职。康熙60年,又召志契、志夔入京,并知照大学士们:“今熊赐履二子,家甚清寒,尔等亦应共相扶助,令其读书,俾有成就。”从熊赐履逝后所享的殊荣,可见很得康熙的认可和尊重。

    马鞍山熊赐履的墓地,在《太平府志》、《当涂县志》等文献里早已被录入马鞍山名墓中,而在《马鞍山旅游资源开发与整合调查报告》里,并没有将熊赐履墓登记进去。

    本文从发现熊赐履的埋葬地进行了考证,且只限于初始阶段。感谢南京的文化名人程远先生,他的《马鞍山名人——熊赐履墓》一文,对笔者准确找到熊赐履墓的启示和帮助很大。

    虽经发现了埋葬地,但对熊赐履其他的历史贡献,以及墓制的考古等诸多重要工作,还希望市相关部门从马鞍山旅游资源开发等层面,尽快组成专家组进驻濮塘进行更细致的实地调研和考证。

    ■考证:熊赐履的坟冢现究竟隐匿在何处?

    《当涂县志(民国)舆地志·卷十·名墓》记载,清大学士熊赐履墓在北乡罗庄村前立鼓山。赐履字青岳,湖北孝感人,谥文端。

    《乾隆太平府志·卷十三·古迹·宅墓》记载:“国朝大学士熊赐履墓在归善乡卢庄。赐履,湖北孝感人,致仕居江宁,卒葬此。”

    《光绪重修安徽通志·卷六十·舆地志·陵墓·太平府》记载:“国朝大学士熊赐履墓:在府治归善乡。”

    上述历史文献中所论及的归善乡、北乡、芦庄、立鼓山,它们之间有何关联,是否符合史料记载,熊赐履的坟冢现究竟隐匿在何处?

    经查阅历史资料比对,明清时期,旧用地名当涂归善乡即现在的濮塘。民国时期的行政区划当涂北乡也是指今天的管辖地濮塘。由于年代久远,世事变迁,现如今已很少有人知道曾经的老地名了。

    有一疑问,《当涂县志》是从《太平府志》的旧版里收录编辑,应是先有《太平府志》后有《当涂县志》,然而,在《太平府志》古籍书中,归善乡芦庄到了《当涂县志》里就改名为罗庄,其间可能出现编辑校对错误。一处地名的一字之差,可能对研究历史的专家、学者产生极大困惑,需勘误!

    关于山名,《当涂县志舆地志·卷四·山》记载,西逾倒柄岘曰老虎山,在县北约四十五里,雄峻崛起如虎,故名。山麓旧有立清寺,今废。

    而立鼓山,就是今天的濮塘芦庄村的“连公山”,可能当地的方言立鼓山同“连公山”读音相近,久而久之,山名就习惯性地被“连公山”所取代。如今,你要是请当地的人做向导找立鼓山,他们根本就对不上方位了。

    《双柏山房文集》收录熊家彦撰《熊文端公家传》记载:“同治七年戊辰春,彦告退滇中铅捐局旋籍。慨念公墓远在太平郡,百余年来,久疏拜扫,经此大劫,恐遭蹂躏,遂附轮船三日达金陵。时同年湘乡曾涤生节相督两江,趋谒白来意,相国谓:‘先代名臣隧道,地方官应随时培护,非仅熊氏后裔之责也。’当札行郡守查复,在当涂县距城四十五里之归善乡,长发贼三至其地,山深林密,抔土无犯。惟阅搨呈碑文,康熙四十九年,男志伊等葬公于双凤吹箫地;乾隆九年,曾孙章曾等迁葬距原穴二里许之立鼓山,家谱已载改阡之事。家彦不无疑团,因溯流而上,与郡守黄鹤九同诣寝园周视。四围石垣,完好如故,墓碑前石案、翁仲、华表,罗列整齐。其上废穴犹存,始知九年迁葬,乃移高就平,无他故也。家彦虔修展墓之礼,黄守及守冢僧亦依次致祭焉。先是相国虑有坍塌,即札善后局拨费修理,今既如此,可以无庸,然泽及枯骨,殁存均感。”

    《熊文端公家传》里记载有太平郡,在当涂县距城四十五里之归善乡,康熙四十九年葬于双凤吹箫地,迁葬距原穴二里许之立鼓山,墓碑前石案、翁仲、华表罗列整齐。熊文端公即熊赐履。

    双凤吹箫地,当地村民叫双龙吹箫地,现在濮塘杨巷村边的老虎山境内,与《熊文端公家传》有龙、凤一字区别,不是凤吹箫而是龙吹箫。关于双龙吹箫的来历,杨志英老人说:她自小就没有离开过芦庄村,打记事时就听村庄的年长者口口相传而来。

    关于熊赐履详细埋葬地,距城四十五里立鼓山也同《当涂县志舆地志·卷四·山》记载十份契合,墓地诸多的信息高度疑似,历史绝非巧合。说明熊赐履在此归隐,卒后就葬在马鞍山濮塘芦庄。

    【探究链接①】

    熊赐履生平经历

    熊赐履(1635年-1709年),清初理学名臣。字敬修,又字青岳,号素九,别号愚斋,湖广汉阳府孝感人。顺治十五年(1658年)进士,选为庶吉士,任职检讨,迁任国子监司业,进弘文院侍读,以直言论事着称于时。康熙七年(1668年)任秘书院侍读学士,后升为国史院学士,改任翰林院学士,经筵讲官。康熙十四年(1675年)清圣祖嘉称他的才干,升官为内阁学士,授武英殿大学士兼刑部尚书。康熙十五年(1676年)被免官,寄居江宁。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复起为礼部尚书,奉命往江南审讯疑狱后,调吏部。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任东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熊赐履曾四任会试考官,并任修撰《圣训》、《平定朔漠方略》、《实录》、《方略》、《明史》的总裁官。

    【探究链接②】马鞍山名人墓:熊赐履墓

    1.《乾隆太平府志》

    据《乾隆太平府志·卷十三·古迹·宅墓》记载(笔者标点):“国朝大学士熊赐履墓:在归善乡卢庄。赐履,湖北孝感人,致仕居江宁,卒葬此。”

    这是方志中第一次出现熊赐履墓不在南京的记载,而是位于太平府归善乡(今安徽省马鞍山市境内),与《曹折》、《年谱》、《乾隆江南通志》相左。

    2.《熊文端公家传》

    《双柏山房文集》收录熊家彦撰《熊文端公家传》(以下简称《家传》),相关内容摘录如下:

    “同治七年戊辰春,彥告退滇中鉛捐局旋籍。慨念公墓遠在太平郡,百餘年來,久疏拜掃,經此大劫,恐遭蹂躪,遂附輪船三日達金陵。時同年湘鄉曾滌生節相督兩江,趨謁白來意,相國謂:‘先代名臣隧道,地方官應隨時培護,非僅熊氏後裔之責也。’當札行郡守查復,在當塗縣距城四十五里之歸善鄉,長髮賊三至其地,山深林密,抔土無犯。惟閲搨呈碑文,康熙四十九年,男志伊等葬公於雙鳳吹簫地;乾隆九年,曾孫章曾等遷葬距原穴二里許之立鼓山,家譜已載改阡之事。家彥不無疑團,因溯流而上,與郡守黃鶴九同詣寢園周視。四圍石垣,完好如故,墓碑前石案、翁仲、華表,羅列整齊。其上廢穴猶存,始知九年遷葬,乃移高就平,無他故也。家彥虔修展墓之禮,黃守及守冢僧亦依次致祭焉。先是相國慮有坍塌,即札善後局撥費修理,今既如此,可以無庸,然澤及枯骨,殁存均感。”

    3.《光绪重修安徽通志》

    据《光绪重修安徽通志·卷六十·舆地志·陵墓·太平府》记载:“国朝大学士熊赐履墓:在府治归善乡。”

    《光绪重修安徽通志》与《乾隆太平府志》记载大致相同,均指熊赐履墓在太平府归善乡。

    4.《民国当涂县志》

    据《民国当涂县志·舆地志·名墓》记载(笔者标点):“清大学士熊赐履墓:在北乡罗庄村前立鼓山。赐履,字青岳,湖北孝感人,谥文端。”

    民国元年,撤销太平府,改设当涂县,两者系继承关系;熊赐履墓在立鼓山,这与《家传》相符。

    因此,《民国当涂县志》沿袭了旧志,并指出了熊赐履墓的具体位置。

    县志、府志、通志等在这一点上达到高度统一,值得肯定。

    综上可知,安徽旧志对熊赐履墓记载是明确的、沿袭的、一致的。

    考证认为,熊赐履墓可分三部分:(一)青龙山熊赐履寿藏;

    (二)归善乡熊赐履初葬地;(三)立鼓山熊赐履墓。

    熊赐履墓有《乾隆太平府志》、《家传》、《光绪重修安徽通志》、《民国当涂县志》、《马鞍山文物普查情况》,以及《家传》引述家谱、墓碑等多种资料记载,年代从清乾隆年间→同治年间→光绪年间→民国时期→1984年,一脉相承,并无较长时期的间隔,始终是有案可查,且记载内容基本一致,相互印证。

    因为其中仅在同治七年有详细记载,其余均一笔带过,所以说熊赐履墓至今(1868~2016)已失考近150年,本文是近150年以来首次明确考证熊赐履墓。熊赐履墓位于太平府归善乡立鼓山,即今马鞍山市境内,真实可信、确切无疑。

皖江在线
马鞍山日报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