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2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第7版:幸福和县

直面病毒的采样人

邵军(左二)和同事从隔离点撤回

直面病毒的采样人

“不好意思,现在我还在天门隔离点采样。”

“请问几点能采访您?”

“下午3点以后吧,一会要去另一个隔离点。中午看行不行,中午吃饭有半小时。”

这是3月4日,笔者联系邵军采访时的一段对话。邵军是和县疾控中心检验科副科长,此次疫情防控中,他担任该县防疫采样组组长。

“他的工作是一线中的‘一线’。”县疾控中心办公室主任王永峰说道。疫情出现,疾控部门是首当其冲的一线工作单位。年三十,该部门所有工作人员同时签下请战书。现在,仍有37人活跃在全县各个疫点、集中隔离点,包括即将退休的邵军。

1962年出生的邵军是县疾控中心的一名“老兵”。退伍军人出身的他于1982年便从事该行业。“他这个岗位得耐得住寂寞。”在共事多年的王永峰看来,邵军是那种只知闷头干事不知为自己考虑的“老实人”。平日里,邵军主要承担食品等行业从业者的健康体检工作,负责微生物检测及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检测工作。“我老父亲年轻时就干过防疫,他交代我,做事要踏实耐得住性子。”就这样,多次单位“照顾”的转岗机会,邵军没“把握”,就在他的化验室里一直待了下去。

因为以前就下乡做过手足口、流感病人的采样工作,邵兵“顺理成章”地承担了此次疫情的采样工作。“开始心里都怕。”邵军坦言,尤其咽拭子采样工作更是直面危险。他需要直接面对人的气道,将棉签近距离伸进被采样者的喉咙,擦拭扁桃体甚至更深部位。一个张嘴的动作,意味着可能产生大量携带病毒的飞沫,甚至有些人会没忍住继而咳嗽、呕吐。在这种飞沫笼罩之下,哪怕有一丁点穿透防护衣缝隙进去,他和其他同事就会面临感染的风险。

最多的时候,邵军和3个同事一天内需要采集80多个样本。“累到饭都吃不下。”遇到恶劣天气,他们还要走村入户。寒风雨雪里,隔离服里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护目镜也雾到看不清。

每天采样结束,邵军都要及时把样本送到市里检测。“有时需要连夜奋战,他的工作就是和病毒抢时间。”王永峰说道。因为“被暴露”风险高,从年三十起,除了照看年事已高的老母亲,邵军没再和家人见过面。

2020-04-22 1 1 马鞍山日报 content_38533.html 1 3 直面病毒的采样人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