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0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第7版:幸福和县

文旅扶贫茶飘香

文旅扶贫茶飘香

■文/通讯员 常兴胜 图/通讯员 秦祖泉

4月1日,风止雨霁。在和县功桥镇十里长岗的茗闻天下精致农场的茶园里,明前茶翠绿碧玉般泛着油油的光亮,贫困户陈霞和村里其他姐妹们,穿着靴子,早早地赶来茶园采摘春茶,脖子上系着的小竹篓,或拥在胸前或斜挂腰侧。“明前茶,贵如金。”她一双手左右开弓,不停地在茶丛上翻飞轻点,采摘芽苞,并笑言,一季春茶采下来能增收三千多块。

60岁的陈霞论起采茶也有30多年历史,她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前几年,由于丈夫生病,在给丈夫看病中,花去家里积蓄几十万元,结果还是没能挽救他的性命。2017年她被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家里仅有的3亩地流转给大户种植水稻等作物,每年可获得土地流转收入近2000块。

由于是贫困户,她被优先安置在离家不远的这家农场从事采茶、摘桃等劳作,春上给茶场锄草,到5、6月给果园黄桃包套子防虫,一天能包两三千个套子,8、9月,来果园摘桃梨。

“陈霞是这里的老采茶工。”农场负责人陈能兴话锋一转,聊起茶场的前世。农场的前身是和县国营茶场,由于管理不善而荒废。7年前,他来到这里,看到茶场环境好,没有污染,特别是这里被誉为“未被开垦的处女地”让他怦然心动,于是决定在这里投资兴业,开辟400多亩茶园、400多亩果园和100多亩垂钓园。很快,他把这块千亩农场经营得风生水起,可谓老树发新枝,枯木又逢春。

眼下是春茶采摘上市季节,陈能兴谈得最多的是农场两个当家“名旦”,一个是“霸王剑”,一个是“虞姬眉”。他是和县乌江人,谈起和县历史文化如数家珍,对自刎乌江的霸王项羽与虞姬感天动地的凄美爱情刻骨铭心。功桥这片土地,曾是新四军和含支队活动地,原新四军重要将领马长炎、顾鸿在此与敌人声东击西打游击。陈能兴为家乡这片土地有这些英雄而折腰,更为这里深厚的文化底蕴而叹服。和县猿人遗址、香泉昭明太子汤故址、霸王祠、鸡笼山、镇淮楼、陋室、千年古树半枝梅、杜默家族宗祠“杜氏祠堂”、八宝寺、狼窝山古墓群等历史文化名胜给这块土地平添红色、古色、绿色基调。

他谈兴正浓,春茶采的单芽苞泡出的茶,形似剑,取名霸王剑,而一叶一芽泡出的茶,弯弯若眉,取名虞姬眉。农场依托天邦汉世伟企业,实行种养结合,建立污水处理厂,固液分离,猪粪等有机肥用来浇灌田园。农场实施循环农业,同时对病虫害采取物理治虫法,田间不喷洒农药,用物理粘虫板捉虫,施用有机肥。农场的“霸王剑”茶叶于2016年获得有机茶认证。

“明前茶一般能采1000斤,以后茶产量在3000斤左右。”他算了一笔账,头春茶价格2000元以上,雨前茶一两千元,主要销售上海、江苏南京等地,销售额在两三百万元。

采茶是一项技术活,农场会安排附近的采茶工来茶园采茶,帮助他们提高收入。一旦采茶生活来了,就从外地“调兵遣将”。“需事前个把月与淮北那边采茶工联系,并安排好食宿。”他形容这支队伍人数可观,少则200人,多则400多号人,年龄一般在二三十岁,更多的是五十开外。他们吃住在这,一采就是一个月。这些人天蒙蒙亮就到茶园采茶,一直采到下午五六点,当天采的茶当天摊青、杀青、揉捻、初焙整形、摊凉、复焙提香,经抓、翻、托、抖、撒、压、摊、荡、揉、搓、抛等手艺。

2017-2019年,该企业连续三年为贫困村长建村共分红7.8万元,2019年捐赠该村5万元,同时贫困户每年户均增收3000元。

近年来,和县以文旅为抓手,走高效农业、科技农业、创意农业、循环农业与乡村旅游融为一体的发展之路,推进生态、生产、生活、立体休闲一二三产相融合。通过4届和县茶文化节、6届乡村旅游月、11届蔬菜博览会等节庆活动,把和县名特优产品、茶艺、国家级非遗东路庐剧等推介出去。截至去年底,和县全年接待游客331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5.7亿元。

2020-04-08 1 1 马鞍山日报 content_37825.html 1 3 文旅扶贫茶飘香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