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2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第3版:党报热线

我市市区报刊亭现状调查——

日渐消失的城市文化风景

在上了年纪的人的记忆里,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报刊亭在各大道路上广为兴建,成为一道城市文化风景。顺路买份报纸杂志,是当时不少市民生活中的“习惯动作”。然而,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报刊亭的发展遇到了严峻的挑战。

时光荏苒,路还是那条路,报刊亭还是那些报刊亭,但亭内的“小世界”已变得“面目全非”。如今,我市市区报刊亭发展境况如何?市民如何看待?对未来发展有何期盼?对此,记者做了一番调查。

文图/记者 张莹

不卖书报:没人买只是其一,重点是卖报政策变了

“老胡,今天生意怎么样啊?”“就这样,混口饭吃。”……

上午10点,路过的一位熟人和报刊亭主人胡师傅打了个招呼,匆匆走过。胡师傅经营的邮政报刊亭位于湖东路招商银行门口。这里人来人往,却很少有人人注意到,大树荫下的拐头,有一家报刊亭的存在。

“好几年了,没什么人买报纸和杂志。我从2016年就不卖了。”胡师傅说,其实,作为报刊亭的“老板”,即便今天,他还是卖《读者》和《青年文摘》,虽然货少,但偶尔也还是会遇到有需要的人。至于不卖报纸,也不完全是没人买导致的。“我们以前卖报纸,没卖掉剩下的都可以退回。后来这个政策改了,卖不掉的不能退,再加上大家都用手机看新闻了,报纸销量不好,这才不卖了。”

这一说法,得到了另外几家报刊亭店主的证实。位于湖东路二小门口的徽风书报亭,应该算是“地段最佳”的报刊亭之一,周边客流量大;可店主说,这些客流跟她没什么关系。“我也是今年才不卖书报的,以前带着卖一点,后来卖不掉的不让退,我就进的越来越少,直到今年干脆不进了。”

变身杂货店:销量也不好,有的要转让

生存不易,不卖报刊的报刊亭,又做了哪些改变呢?

位于安工大佳山校区门口的邮政报刊亭成了“便民服务站”,代缴电费、水费、燃气费,找零钱,给电瓶车充电……然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缴费都在手机上办了,扫码支付也不需要零钱了,便民服务只剩下给电瓶车充电这一项了。这个报刊亭就靠着卖炸鸡、小孩玩的吹泡泡、香烟、零食生存下来。

与它隔着一条马路,胡师傅的报刊亭卖水和饮料,外加经营彩票。

湖东路二小门口的报刊亭卖冷饮、烤肠、辣条……中午11点,一个女生路过买了两袋小零食,只花了一块钱。

还是湖东路上,一家书店门口的报刊亭,改成了甜品站,卖店家手工制作的鲜奶和酸奶、芋圆、奶茶、秋梨膏、枇杷膏……

一家酒店门口的报刊亭变身早餐铺,卖各种口味的杂粮煎饼,从早到晚,在一众报刊亭的对比下,生意相对“火爆”。

几家报刊亭的店主告诉记者,每月租金400元至600元不等,加上水电费还有进货,成本不少。但即便在这样好的地段,每月营业额最多也就两千多元。

在健康路上“辅仁学校”公交站旁的徽风书报亭,因生意实在不景气,甚至挂出了转让告示。

路人:什么?现在还有报刊亭?

记者在湖东路和健康路上随机询问了一些市民,想听听他们对报刊亭的看法和建议。让记者感到意外的是,对于“00”后群体来说,“报刊亭”仿佛是“外星词”,“不知道什么是报刊亭”的回答竟占了大多数。即便是才从报刊亭买了一瓶水、一包纸巾的大学生,面对记者的提问,也茫然说道:“我刚刚是在报刊亭买的吗?”

记者又随机询问了了十几个中年人,他们的回答也丝毫“不留情”。“占道”“现在停车位那么紧张,人行道那么窄,中间居然还有这么个房子挡着”“都不卖书报了,留着也没有意义”……

对于老年群体,记忆中的报刊亭还是令人充满怀念。“我以前买菜回来,路过报刊亭就翻一翻报纸,有什么感兴趣的就买回去慢慢看。有时候老板看见我两个手都拎着菜,招呼我坐下歇歇,跟我说今天又有什么什么新闻,然后把他推荐的报纸往我袋子里一塞,钱下次再付。”今年68岁的市民刘钰说,“现在他不卖报了,我也懒得去邮局订,反正看手机也是一样的。可惜,那种因为一个爱好,联系在一起的感觉没有了。”

那么,不卖报刊,对“客户”有什么影响吗?

招商银行门口的胡师傅说,当然有影响。以前卖报纸和杂志,学生、老师、老年人居多,都是“老客户”,久了会很熟悉。现在不卖报纸杂志了,一些客户又从熟悉变成陌生,“有些人还是有看报和看杂志的爱好,但报刊亭不卖了,他们的需求也没法满足。”

报刊亭:期待更好地为城市服务

一位报刊亭店主告诉记者,当年看报杂志辉煌的时期,邮政部门和安徽日报都开设了报刊亭,一是用来卖报,算是图个销量;二是解决一些困难群众的就业,算是图个口碑。 据我市邮政管理部门有关人士介绍,二十多年前,为解决“4050”人员就业问题,由原市邮政局、文化局、文明办、城管局等8家单位联合倡议,原市邮政局出资设立了邮政报刊亭。目前,我市仍有107家邮政报刊亭,基本上都在市区,数量居全省第二。

胡师傅告诉记者,他经营的这家邮政报刊亭算起来有一二十年了,他也并非是第一任店主。“感谢党和政府的好政策,给我们这些下岗失业人员提供了就业机会。”

近年来,不少报刊亭的发展遇到严峻挑战,已有部分“店主”开始“转让”,就是转手租给别人,自己在家收个租金的差价,再另外打一份工。也有关停的情况,“去年大概关停了八九家。每年都有报刊亭关停,或因经营者申请,或是地处偏远本身难以为继,或是不符合城市管理相关要求……”市邮政管理部门有关人士表示。

“别人问我你有没有饮料啊?我没有。问的多了,我就卖饮料。”在采访中记者发现,经营什么,并不是这些报刊亭店主的主动选择,往往是因为“客户”的需求,才让他们选择改变经营内容。面对未来,他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对报刊亭的发展给予更多些关心和重视,引导报刊亭更好地为城市服务。

2019-06-25 我市市区报刊亭现状调查—— 1 1 马鞍山日报 content_18660.html 1 3 日渐消失的城市文化风景 /enpproperty-->